新闻中心

为你导航:首页 > 新闻中心

腾飞吧!我的缅甸,我的中华! ——写在缅甸内比都国际机场项目落成之际

发布时间:2019-07-14 21:13:16 文章来源: 阅读次数:81
腾飞吧!我的缅甸,我的中华! ——写在缅甸内比都国际机场项目落成之际  我把你刻在这片大地上,也把你刻进我心里。在我经历过的项目中,你不是最高大的,但你的动人之处正在于你的安静和生你的这片土地。你将会亲眼见证这个国家的腾飞,也真心祝福你的国家会越来越好。在我老去的时候,倘若我还能有幸找到这封信,我希望看到你给我的留言。”

 “胞波之谊”

缅甸是中国的重要的友好邻邦之一。一提起缅甸和中国,断不能忽略那段著名的龙蛋传说:伽拉那伽龙王的孙女、花龙之女赞底来到人间持斋守戒,与太阳神王子结合,有了身孕。太阳神王子离她而去,赞底最终将龙蛋生在了山边,而后返回了龙国。此时,天神指引一位猎人来到龙公主产蛋的地方,猎人将龙蛋捡起。当猎人过溪时,龙蛋掉落水中。金色龙蛋裂开,变成红宝石矿藏;青色龙蛋漂到中国,生出一位公主,公主长大后,被皇帝立为王后;另一枚白色龙蛋则沿伊洛瓦底江一路漂流,后被一骠族老夫妇拾起,生出一位王子, 他成为了缅甸历史上蒲甘王朝的开国皇帝。中缅“胞波(兄弟)之谊”之说遂流传后世。

佛教之大成

传说很美,可我们无从考证。可以考证的是中缅两国的的另一个大同之处——佛教的广泛影响力。众所周知,中国的佛教自东汉传入以来逐渐兴盛,素有世界佛教之大成之说;缅甸的佛教自古印度(一说为锡兰)传入后,逐渐发展,直至今日仍为“国教”,现今的缅甸也仍保留了一些特殊的宗教传统,辟如:每个缅甸男子在成年之前必须出家一段时间,如果有人不出家的话,他将被视为不孝顺父母,他的父母也要遭受各种流言,佛教的影响力由此可见一斑。缅甸贡榜王朝时期编撰的《琉璃宫史》中还记载了中缅佛教交流的故事:佛陀将佛牙舍利交由中国供奉,并预言佛法将在中国长存五千年。阿奴律陀王(King Anawrahta,1044年至1077年在位)为能使缅甸人民也能供奉佛牙,曾专程携重礼赴中国迎请佛牙。900多年以后,在新中国政府和缅甸政府的关怀和重视下,佛牙终于得以再次踏上缅甸的土地。至今,佛牙舍利已先后五次巡礼缅甸,为发展中缅双方睦邻友好关系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今年2月22日,适逢大金塔建塔2600年华诞,2600名大德高僧在仰光大金塔齐诵佛经,为世界众生祈福。中国佛教代表团又成为了见证当天大典的唯一的外国佛教代表团。

 

内比都国际机场的建立

这种根深蒂固、源远流长的友谊不仅局限于宗教领域,我国政府一直以来也在竭尽所能地支持着缅甸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推动着这个古老友邦的又一次腾飞。近年来,缅甸参与的国际政治、经济活动不断增多,还接连主办 “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第四次领导人会议”,2013年第27届东南亚运动会,以及2014年的东盟峰会。为改善首都内比都尚无大型国际机场以其经济发展需要和国事接待要求的现状,缅甸政府决定修建一年座现代化的国际机场,中国政府对此项目给予了大力支持。

2010年5月,我司作为总承包商承建了内比都国际机场一期工程。与以往的工业项目不同,这个项目的政治意义不言而喻。项目团队充分利用合同生效前的宝贵时间,秉承CMEC一贯的务实肯干的工作作风,认真进行商务策划,起草各类采购合同、施工合同和技术服务协议的文稿,组建项目技术管理团队,预先捋顺项目各方的关系,事无巨隙,都提前做了安排。事实证明,正是我们之前所做的充足的准备,才为项目迅速推进创造了极为有利的内部条件,赢得了宝贵的时间。经过半年多的紧张筹备,2011年1月26日,项目正式生效。

尽管生效前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得比较充分,但缅甸政府的压力仍让我们感到有些透不过气来。缅甸政府希望我们在年底召开“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第四次领导人会议”前具备部分开放条件。总统、副总统、民航局接二连三地视察现场,督促我们加快工程进度。但作为一个负责任、能担当的承包商,我们没有为“快”或“慢”而犹疑,而是更多地在思考怎么既能加快工程进度,又能保证工程质量。“又快又好”不只是一句口号,它需要的是一个强有力的、高速运转的团队。

密集发货

项目生合同生效后2个月内,我们共签订了19个转口贸易合同,8个国内采购合同,及3个服务合同,完成了合同项下所有的采购、分包安排。为了避免由于施工材料和设备的到货制约施工进度,我们改变了以往集中发货的思路,化整为零,一切以现场的施工需要为出发点。密集的发货往往能够看出一个团队的协调力和执行力,因为发货前,项目部需要完成支付进度款、租船订舱、报关、包装检验、催交货物等一系列规定动作。在短短的3个多月里,在储运部门的通力配合下,我们共安排国内货物发运共计22批次。在那段日子里,项目部全员加班已是家常便饭,午餐时间成为了大家一天中“最休闲的时光”。

和老天爷赛跑

缅甸一般从4月中下旬进入雨季,要一直持续到10月底左右。项目施工高峰期恰好赶在雨季里,这又给我们出了难题:首先土建工作将受到很大的影响;其次,由于航站楼大量幕墙和顶棚大量采用玻璃,受生产进度所限,航站楼封闭进展缓慢。如果航站楼不封闭,那么电气系统、民航专业设备等都将因为害怕受潮而无法安装。为了加快进度,我们必须和老天爷赛跑,我们充分利用两场雨之间的间隙,迅速进行人工排水后,立即进行施工及防护。对于设备安装而言,为避免可能引起的设备受潮生锈,我们设备采取了各种防雨防潮保护措施,遮盖防雨布、搭临时遮雨棚、及时排水、重要的设备间优先封闭等。

把“优”势转换为“胜”势

要想提前完工,真正能把优势转换为胜势,还得靠一线的建设者们。缅甸的劳动力资源十分丰富,在东南亚地区仅排在越南之后,但是劳动力技术水平还有待提高。不消说现场的工人,甚至施工单位的一些助理工程师对机场的概念也很模糊。为了让这些助理工程师能够做好工程师和工人之间的沟通渠道,我们必须加强培训,尽快提升他们的专业技能:每周三,现场会召开技术讨论会,大家可以会上交流在施工中遇到的问题,商讨解决方案,在商讨的过程中提升大家的专业知识;每周五,我们会安排一名专业工程师选定专题对一线的助理工程师进行培训,用各种生动的案例讲解机场的各个系统;不定期地,我们会组织施工人员参观本地的其他建筑,辟如,带领大家在现场模拟登机和到达的流程,加深大家对机场功能的认识;参观超市的“观光电梯”,实地讲解观光电梯安装的标准和注意事项等。在这种积极的氛围下,一批助理工程师迅速地成长起来,成为了项目骨干。

跳着脚的电气负责人

在那段紧张施工的日子里,时不时地涌现出让我感动的人和事。这其中不得不提到 Yeo Chee Loh,电气专业负责人之一,新加坡人,初来现场时,让我一下子记住他的是他标志性的笑容。2011年9月份的一天,离机场局部开放的时间限已不足三个月,现场每位员工的神经都紧绷着,夜以继日地紧张施工。Yeo Chee Loh也一如往常在现场指导工人干活,一个没留神摔在当地,当时左脚就疼得无法站立。医生诊断后,要求他必须静养几个月,否则很有可能会留下后遗症。哪知第二天,当我在工地巡视的时候,又看见了他,左脚还是不能着地,他就一跳一跳地挪动着。谁劝他,他也执拗地不回去休息。就是这样的人,像他这样努力拼搏的建设者们,在筑就机场的同时,也赋予了这个项目一种灵魂,一种力量,一种精神。

CMEC第一个机场项目即将落成

2011年12月14日,一架从仰光飞来的航班缓缓地滑行到新建的站坪上,乘客乘坐摆渡车到达航站楼国内远机位到达通道,标志着机场部分启用。至此,经过项目全员11个月的艰苦努力,终于赶在“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第四次领导人会议”之际使航站楼具备了局部开放条件。

2011年12月19日,机场落成揭幕仪式在内比都隆重举行。缅甸联邦共和国副总统赛茂康、我国国务委员戴秉国出席落成揭幕仪式,共同为机场揭幕,并向开幕仪式纪念碑上泼洒圣水。当纪念碑前的大幕徐徐升起时,所有的辛劳都融化在了每一位建设者的笑容里,笑声中。

内比都国际机场作为缅甸第三座国际机场,它的落成将不仅能够满足缅甸首都政治、经济大发展的需要,同时将有力地提升缅甸的国家形象,进一步彰显缅甸在南亚地区交通、贸易、金融及旅游方面的影响力,为缅甸经济发展注入新的活力。这个项目也是CMEC第一个机场项目,拓展了公司的业务领域,为公司在其他国家介入相关行业和领域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和良好的声誉。

然而,对CMEC而言,这个项目建成的意义远不止于此。十二年前,CMEC成功向缅甸交通部交付了2艘12,000DWT多用途船,该项目是当时中缅两国最大的经贸合作项目,这两艘船至今仍在船队中服役,并承担着重要的角色。一个轮回之后,我们又再次向缅甸交通部交付了内比都国际机场项目,它也必将成为中缅两国标志性的合作项目,为缅甸的经济发展起到具大的推动作用。这是历史留给我们的又一个起点,除了体会收获的喜悦,还有责任和传承。CMEC将永远作缅甸人民最忠实、最敢于担当的朋友,为促进缅甸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给予最大程度的支持。

“我把你刻在这片大地上,也把你刻进我心里”

一次现场聚会中,大家对航站楼的造型展开了讨论。有人说,航站楼的造型很像古希腊神话中光明神阿波罗的竖琴;有人说航站楼像缅甸的瑞兽—白象,进场道路就像是白象长长的鼻子。在我眼里,我希望它什么都是。如果它能化身那把能弹奏世间最美妙音乐的琴,我会能用我的心弹奏它,消弭这个国家的一切战乱和冲突;如果它化身为一头白象,我愿意为他捧来世间所有的香蕉树供它食用,祈求它能为这个国度带来永远的和平与吉祥。

即将离开现场了,现场项目部的师旭星工程师仍像平时一样每日巡视着现场,走在那条他已经踏过300多遍的工地,抚摸着各处,如同亲拍着老友的肩膀。我提议让他留下一封信,埋在进场道路的花坛里。当然,在我离开它的时候,我也会留下一段话,写给机场,也写给多年后的自己:

“我把你刻在这片大地上,也把你刻进我心里。在我经历过的项目中,你不是最高大的,但你的动人之处正在于你的安静和生你的这片土地。你将会亲眼见证这个国家的腾飞,也真心祝福你的国家会越来越好。在我老去的时候,倘若我还能有幸找到这封信,我希望看到你给我的留言。”

写就此篇之时,已是又一个清晨,街上偶有几辆汽车驶过,叫醒了这座城市,对面阁楼的屋檐上,几只神鸦或叫或盘旋着,转角的人行道上渐次走来一队着枣红色僧袍的僧人,手捧陶钵,赤脚而行,晨曦已将薄雾的围幔打开,耀出大金塔的金光闪闪。它一如昨日地矗立在那里,但分明有些地期许等待着信徒们的朝拜和许愿,倾听着人们向它诉说这片土地的变迁……腾飞吧!我的缅甸,我的中华!

本文由http://www.saglikshoop.com/xinwenzhongxin/725.html原创发表,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